焦点关注:“闪辞”的代价 当心劳动权益纠纷
作者:kf 日期:2017-06-01 浏览

职业规划与岗位现状的落差,让不少年轻的职业人选择“闪辞”。调查显示,每3个新入职大学毕业生中就有一个在半年内辞职,但是“闪辞”不仅不利于职业发展,还容易产生劳动争议。

专业人士提醒离职者,一方面,要注意离职申请的填写,明确解除劳动关系的具体日期,不留空白处,防止存在被篡改风险;另一方面,要及时办理社保转接手续,防止发生断档。

3个月前,李鑫拖着沉重的行李,从北京到了上海,开始了他毕业5年来的第5份工作。“感觉自己陷入了恶性循环,每次重新开始一份工作,过不了多久都注定要辞职。”李鑫说,现在,自己很难找到积极的工作状态,越来越迷茫。

同样迷茫的还有河南女孩徐永娜,硕士毕业两年来,她在山东已经换了两份工作。她对记者说,换工作是由于待遇差、发展受限导致的厌倦、不安,“越是不安,越想换个环境。换了环境后,反而更加不安……”

辞职,是劳动者在面临职业瓶颈、收入困难和情绪波动时,做出的最终选择。据国内第三方数据机构麦可思研究院今年发布的《2016年中国大学生报告》,2015届大学毕业生毕业半年内离职率为34%,也就是说,每3个新入职毕业生中,就有1个在半年内换工作。

近日,记者采访中发现,毕业生“闪辞”现象屡见不鲜,这不仅不利于劳动者的前途发展,还有可能带来劳动争议。




“年轻人有想法是好事”

在住所安置好行李后,李鑫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单位报到。

他入职的是一家互联网企业,“希望公司给我充分的发挥空间”,他向老板介绍了自己的基本情况和职业规划。老板意味深长、欲言又止地点评说,“年轻人有想法是好事,但是……”这样的画面对李鑫来说并不陌生。

事实上,这是一个长期困扰李鑫的问题。5年前,他毕业于河北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,第一份工作是在天津的一家互联网游戏公司做游戏策划,不过干了半年他就决定跳槽到北京的一家互联网游戏公司。

现在想起来,他依然认为那是正确的选择,“那家公司在我离职半年后就倒闭了。管得太死,不给员工发挥空间。”然而,来到北京的新公司后,似乎情况并未好转。李鑫自诩“理想主义者”,但往往事与愿违,“老板的逻辑是,将设计简单化,迎合用户;我的逻辑是,游戏高级化,提升用户品位。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。”

一言不合就跳槽。就这样,他先后辗转天津、北京、上海、石家庄,每一份工作都是不足一年就“闪辞”。这已经是李鑫第二次到上海工作了。频繁的跳槽,让每一家企业都对他起了防备心,随着辞职次数的增加,他感到离自己的职业发展目标越来越远。

国内某求职网站发布的《2016离职与调薪调研报告》显示,个人主动离职情况中,“对目前工作内容感到不满,与自身职业规划不符”权重高达58.6%,超越“成长机会”和“薪酬福利”,成为最主要的离职原因。


并未改善工作状态

硕士毕业两年来,徐永娜从山东淄博辗转烟台,先后在两所职业院校担任语文老师。恰逢暑假,她心情不错,但面对即将到来的开学季,她又是一脸疲态。

一年前,徐永娜来到新的工作单位,跳槽原因,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,“貌似只是厌倦了那个环境”。

徐永娜告诉记者,跳槽是抱着一种侥幸心理,“反正现实情况已经很差了,换一个工作还能更差吗?”她直言,其实教师岗位工资大多很低,吸引力就是稳定、有假期。

目前,不安于现状的徐永娜正在重新考虑职业规划。她说,自己曾经的同事,已经有一部分转行了,而自己则担心两年来积累的经验、人脉全部“作废”,“重新开始,并不容易”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初入职场的上班族的辞职理由可谓五花八门。去年毕业的陈兴,拒绝了两份薪水更高的合同,选择到北京一家出版社工作,但一年后就选择了辞职,他坦言自己当初就是想拿北京户口;刘悦在河北廊坊的一家银行工作,因为和同事关系紧张,一年内已离职两次;张琪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当程序员,工龄两年的他,已经换了3家公司,理由是不堪频繁加班,工作超负荷。

不过,“闪辞”并没有换来预期的工作状态。陈兴说,虽然户口拿到手,但辞职后,新岗位的薪水并未有明显提升,“今非昔比,应届生优势没有了”。刘悦说,新单位的人际关系还要重新摸索,一样费心费力;张琪目前待业已超过两个月,没有收入的他感到很慌张。

据麦可思研究院数据显示,辞职并非个别现象。2012届大学毕业生3年内平均为2.2个雇主工作过,58%的本科毕业生和77%的高职高专毕业生3年内至少跳槽1次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2012届大学毕业生中,毕业3年内一直为1个雇主工作的毕业生月收入最高,其中本科生平均为6487元,高职高专生平均为5293元。


当心劳动权益纠纷

频繁的“闪辞”,除了带给李鑫职业规划的迷茫,也带给了他现实的烦恼。

他告诉记者,共有两家公司在他辞职阶段,克扣了工资,“第一家公司扣了1800元,上一家公司干脆把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全部扣下了。”他坦言,由于人已经在上海,只能通过电话和上一家公司联系,而对方态度非常冷淡。身心俱疲的李鑫说,讨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和他身边同为跳槽族的朋友,“大家都觉得太耽误工夫,拖得时间长了也就不要了。”

在记者采访中发现,很多有过辞职经历,尤其是“闪辞”经历的职场人都有过被欠薪的经历。此外,关于社保、违约金、年休假等劳动权益的纠纷也普遍存在。

北京道成律师事务所马晶晶律师称,从她接触的案例来看,单位拖欠工资、待遇发生纠纷,因调岗引发纠纷,产生违约金纠纷等情况在劳动者的辞职阶段最为普遍。

据悉,各地都陆续出台了关于保护劳动者劳动报酬的相关政策,以北京为例,《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》中明确,用人单位虽然可以延期支付工资,但最长不得超过30日。

“单位拖欠工资,最主要的还是提成工资、绩效工资和年终奖。”马晶晶告诉记者,这些劳动报酬最容易成为辞职劳动者被克扣的报酬。她提醒劳动者,当准备离职时,一定要注意离职申请的填写,“不能有空白的地方,以防止存在被篡改的风险”。同时,离职申请应当明确解除劳动关系的具体日期。此外,她特别提醒,除了要及时开具离职证明,还要及时办理社保的接续,防止发生断档。